部分药品采购价涨如飞 换个包装立变奢华贵

时间:2015-10-13来源: 点击:

  今年6月1日起,国家发改委决定取消绝大部分政府定价,药品交由市场定价。根据省价格鉴定监测管理局发布的9月份江西药品市场动态情况调研报告,我省部分医院、部分药品采购价格上涨幅度较大,其中涨幅最高的一款药品甲氨蝶呤片从18.43元一瓶涨至80元一瓶,涨了4倍多。药品定价放开,缘何出现“漫天药价”现象?省城药店的药价情况如何?10月10日、11日,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。

  调查:一瓶甲氨蝶呤片由不到20元涨至80元

  9月份,省价格鉴定监测管理局对部分市级医院进行了座谈调研,重点是对今年6月1日大部分药品价格放开后的情况进行调查。

  调查发现,部分医院、部分药品采购价格上涨了三四倍之多。如山东信宜生产的规格为1mg×100#/瓶的艾司唑仑2014年度采购价格为1.57元,而2015年6月份采购价格则上涨到了4.96元;马鞍山丰原生产的规格为20mg×10支/盒的多巴酚丁胺注射液2014年度采购价格为25.22元,而2015年6月份采购价格上涨到了72元;通化茂祥生产的规格为2.5mg×100#/瓶的甲氨蝶呤片2014年度采购价格为18.43元,而2015年6月份采购价格上涨到了80元。

  此外,上海信宜生产的规格为0.25mg×30#/瓶的地高辛片2014年度采购价格为45元,2015年6月份采购价格上涨到了63元;上海旭东普药生产的规格为0.4mg:2ml×5支/盒去乙酰毛花苷注射液2014年度采购价格为17.5元,2015年6月份采购价格则上涨到了55元。

  药店:九成药价普涨低价药难觅踪影

  部分药品采购价涨得厉害,那么药店的情况呢?

  昨日下午,记者采访省城多家药店发现,药价放开4个月后,普遍都有所上涨,以前的低价药也难觅踪影。

  在红谷滩新区,记者以购买甲氨蝶呤片(一种治疗急性白血病的处方药)和地高辛片(一种治疗心脏病的处方药)两款采购价涨幅较高的药品,咨询了多家连锁药店,回答都是已断货。“地高辛片都断货好久了,以前价格不贵,便宜的只要几块钱一瓶,好的也就10多块钱。”丰和中大道一家连锁药店工作人员说。

  “可以说95%以上的药品都涨了,大部分改了名换了包装,加了几味药,虽然药性变化不大,但价格贵了很多。”绿茵路一家药店负责人告诉记者,这几年原材料贵了很多,药价放开后肯定会涨。尤其是中成药领涨,比如原来30多块钱一盒的心脑血管药,现在都要卖到40多块钱一盒。“现在大部分人都知道吃中药的好处,特别是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后,中成药肯定还会上涨,而西药会慢慢下跌。”该药店负责人说。

  尴尬:提高了采购价仍有急救药货源不足

  由于部分药品价格上涨幅度过大,我省部分医院也难以进货,面临两难境况。

  价格监测部门通过调研发现,部分低价药品虽然提高了采购价格,但还是难以采购到货,如异烟肼片100mg×100#/瓶和甲巯咪唑片(国产);有的药品价格虽然未涨,但却无货,如长春新碱粉针1mg/支;有些临床用量较少的部分急救药品货源不足,难以及时采购到位,如氯解磷定、碘解磷定、二甲弗林;人血白蛋白价格涨幅较大,而医院因有最高零售限价无法进货,只好请患者自己想办法购买。

  “此外,抗蛇毒血清针剂,在我省山区医院用量大,特别是我省的蛇毒专业重点医院,难以采购到足够的货源,有的供货单位以1∶30的比例搭售其他副产品才能供货,而该副产品医院用量少,往往造成库存积压过期销毁,给医院带来额外的损失。”省价格鉴定监测管理局相关人士说。

  现状:同城医院同种药零售价格也不同

  上述人士表示,我省公立医院目前均按《2014年版江西省医疗机构药品集中挂网采购实施方案》目录内的药品进行采购,但部分医院必需的常用药品价格已发生变化,采购不到,医院单独与供货商议价能力有限,由于销量、返款时间、供货厂家、议价方式等不同,造成同一城市内的各医院同品种、同规格的药品零售价格不同,降低了患者对公立医院的信任,增加了矛盾。

  记者采访也发现,明明是同一种药,在不同药店甚至隔壁药房,售价相差很大。在叠山路一家药店,一款北京生产的30粒装的“降压0号”,一盒售价25.8元,工作人员表示如果在店里办了会员卡,售价不到20元。而记者在隔壁一家药店找到同款药,发现标价为35.8元每盒,价格相差不少。

  说法:针对涨幅较大药品将与各药企议价

  对此,省价格鉴定监测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在新的《江西省医疗机构药品集中挂网采购实施方案》尚未出台前,以设区市为单位,针对部分价格涨幅较大的药品,汇总区域内各医疗机构用药需求,与各药品生产企业议价,以便在区域内统一采购、统一价格,稳定区域内的药品价格。

  同时,督促医疗机构及时付清货款,缓解制药企业的资金压力。鼓励制药企业多生产一些利润低的药品,针对个别药品生产企业主产品供不应求、副产品滞销的情况,支持企业加大对副产品的研发。

  记者手记:放开之后,说好的监管呢?

  国家发改委曾表示,取消政府定价不是一放了之,不等于放任不管,政府的职能重心将转向事中事后监管,强化价格行为监管。价格主管部门对价格欺诈、价格串通和垄断行为将依法严肃查处。国家发展改革委早已发出通知,要求各级价格主管部门立即组织开展为期半年的药品价格专项检查,加强药品市场价格行为监管。现在部分药价暴涨三四倍,该怎么解释?说好的监管呢?

  虽然药品价格放开,但也不意味着药品价格可以随意定价。事实上,世界各国的药品价格制度可以分为政府定价和自由定价,在允许药品自由定价的德国和英国,也是通过医疗保险和控制利润等方式,对药品价格进行管理。

  德国政府制定有《药品定价条例》,据此管理药品价格。政府制定报销参考价格,以同一疗效组中某种药品的价格为该组每种药品报销的参考价。生产经营企业可以自主制定药品零售价格,但高出参考价格部分的价差需由患者支付。并且,规定批发和零售环节的加价率,控制中间环节的利润,实行药店全国统一零售价格,避免药品价格的无序竞争。

  药价放开,仅仅是医疗改革的开始。毕竟对于药品来说,消费者并没有太多的选择权,如何切断“以药养医”,如何让医保在药品价格中发挥作用,让消费者享受到实惠,还需要有关部门多多配套设计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发表评论
评价:
表情:
匿名?